<ins id="xznbr"></ins>
<cite id="xznbr"><span id="xznbr"></span></cite><ins id="xznbr"><noframes id="xznbr">
<cite id="xznbr"><span id="xznbr"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xznbr"><noframes id="xznbr"><menuitem id="xznbr"></menuitem>
<del id="xznbr"><noframes id="xznbr">
<ins id="xznbr"></ins><del id="xznbr"></del>
<ins id="xznbr"><noframes id="xznbr"><ins id="xznbr"></ins>
<del id="xznbr"><noframes id="xznbr">
LOGO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>公司新聞>>永康工匠>>堅守無聲 她們有顆樸實的匠心
堅守無聲 她們有顆樸實的匠心(人氣:) 
來源: 作者: 發布時間:2017-03-21
字號: T|T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永報姐妹花記者探訪我市非遺項目“民間女匠”

   □首席記者 王曉鳴

  隨著時代的發展,很多傳統技藝,眼下因為堅守者的日漸減少,似乎已在漸行漸遠。不過近幾年,由于我市十分重視非遺項目的挖掘與傳承,不少已在悄悄消逝的永康老手藝活,又似乎在人們心中逐漸清晰起來,并在一種濃濃的懷舊情緒中,急欲一揭其“神秘面紗”。

  近日,姐妹花記者走進我市三位精于傳統老手藝的女性家中,目睹了她們巧奪天工的瞬間,見證了她們數十載默默耕耘,只為堅守初心的那份勇氣與毅力。

  胡彩花 63歲 芝英鎮上胡村村民

  爆款道具,她閉著雙眼能完工

  

  一把新鮮竹絲看上去十分翠亮,這些韌性十足,毛刺多得扎人的絲條,在胡彩花手中卻是揮灑自如。但見隨著她手指飛快的翻舞,一絲絲竹香不斷散發出來,一只箬帽蜂巢孔狀的骨架又往外增加了一圈,形狀越來越完整。

  胡彩花是芝英鎮上胡村人,今年63歲。她從10歲就跟隨父母學做箬帽手藝。當日,她坐在城區兒女家,現場表演了一番編織箬帽的絕活。

  “年輕的時候,我常肩挑擔子,帶著三五十只箬帽,步行來到縣城趕市,我編織的箬帽質量好,售價往往比其他人要高?!焙驶ㄐχ貞浀?。而且據知情者說,胡彩花編織箬帽有一絕,那就是選料、取材、編織、成形可以一次性自己完成,這在箬帽編織匠中是比較少見的。

  其實別看箬帽狀似簡單,編織起來還是比較費工的,首先要按照其規格,將毛竹鋸成所需尺寸,劈成細竹條,然后分別用青竹絲和黃竹絲編制成上層和下層不甚相同的骨架,在青竹絲的骨架上,襯一層油紙(現一般采用塑膜),并將濕箬葉鋪平,敷上黃竹絲的骨架,再將箬帽邊緣用竹篾扎緊固定,這樣才能做成一頂箬帽。

  “以前一天能編10只左右,現在不再需要靠它維持生計,一天大概能編兩只吧?!焙驶ú⒉惶醚赞o,憨憨地笑道。

  “你現在家里經濟條件不錯,而且這話也挺累人,為什么還要堅持?”記者注意到,由于編織箬帽的原材料是竹條,長期的堅持,導致胡彩花的雙手異常粗糙,上面布滿了新舊摻雜的血絲印。

  “舍不得??!如果現在有人愿意學,我很愿意把手藝傳下去?!币舱沁@數十載的磨練,也成就了其技藝非凡。近年來,胡彩花曾參加金華市非遺精品項目展示展演活動,并榮獲優秀獎。并多次參加市農展會展演。她常說即使自己閉著雙眼,也能在短時間內快速打出一只完整的箬帽骨架來。

  如今,用箬帽來遮陽擋雨的人越來越少,但胡彩花的箬帽卻異常銷俏,成為鄰近東陽橫店劇組的搶手貨,多時一年可售上千只,她制作的箬帽成為多部熱播武打影視劇中的“爆款道具”。

  “我常??措娨晞?,只要是自己編織的箬帽出現,我一準就能認出來!”胡彩花自信地說。

  傅真美 63歲 江南街道傅店村村民

  看到她,便想起“媽媽的千層底”


  很多人都說,看著傅真美專心致志納鞋底的場景,就會讓人聯想起小時候母親坐在煤油燈下,徹夜不眠為孩子納千層底做布鞋的動人情景。

  此言不虛。當記者坐在傅店村一家小店門口,看著63歲的傅真美低垂著頭,拿著納鞋針使勁往鞋底上穿線的時候,眼前也不禁浮現出很多年前,自己現已過世的奶奶坐在昏暗的小屋里,為小輩們納鞋底的場景,想著想著,就紅了眼眶。

  布鞋制作,在我國有著3000多年歷史。因為布鞋的鞋底用白布裱成袼褙,多層疊起納制而成,所以又稱“千層底”。傅真美約在十七八歲時學會做布鞋,因其做的布鞋結實耐穿、模樣又周正,當年四鄰八村很多新媳婦的上賀鞋都出自她的手。

  做布鞋少說也有10余道工序。布底的精髓在于鞋底,將布片一層層地用漿糊貼在一起,大約需要20層。用針線一針一線地納,一只鞋最少要用掉3根6米長的麻繩。而糊鞋面,也需里里外外共四層,冬天的棉鞋還要在中間均勻地塞入棉花。

  “的確比較費功夫,有時候,四五天都做好不一雙鞋。如果沒有一點耐性,那是做不好鞋子的?!备嫡婷勒f,長期的勞作,自己的頸椎病越來越嚴重,手也越來越使不上勁了。然而,自己從沒打算放棄這門手藝,50多年一直沒離過手。

  “現在一雙手工布鞋能賣300多元,不過和花費的時間精力比起來,這點錢是遠遠抵不上的?!备嫡婷勒f,自己堅持做下去的理由,完全只是因為舍不得這門老手藝而已,眼下最急切的,就是想尋找肯學這門手藝的后輩,不然恐怕真的要失傳了。

  從2013年開始,傅真美曾多次參加后吳文化節、市農展會等展演。去年,她還受邀前往塘里村表演,受到在場30多個國家女外交官的齊聲點贊。

 

  施佩容 50歲 家住西城街道永拖路

  不做守成者,找回織帶原始味道

  



  幾年前,記者曾經采訪過施佩容,當時,她雖已織帶多年,但主要還是把其當成一種興趣愛好,趁著空余時間不停地琢磨如何提升技藝。如今,她的努力終于結出豐碩果實,不僅參展及獲獎無數,2015年,她還被評為“金華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永康織帶代表性傳承人”。

  “這門手藝太耗眼睛,每天織每天織,眼睛常酸痛得睜不開,老花度數也越來越高?!焙投嗄昵耙粯?,記者見到施佩容時,她仍靜靜地坐在自家裝修簡樸的陽臺上,坐在那臺小小的織機前,細心地織著一條嬰兒的“下身帶”。

  永康織帶是一項古老的傳統民間手藝,也是舊時婦女必學的“女紅”技能之一。施佩容從十來歲起就跟隨外婆,奶奶學習織帶技藝,到了十三四歲時,已能獨立完成染色、上槳、纖線、縱扣、織帶等全部工序。長輩們常常表揚她,夸贊她是個心靈手巧,有坐性的好閨女。隨著年齡的增長,其技藝也在突飛猛進,無論配色、圖案設計、文字創作還是帶邊的平整,已達到結實、精制、美觀之境界,登門求取作品者數不勝數。

  施佩容絕不是一個守成者,她最為可貴的地方,就是敢于創新,讓古老的織帶技藝不斷烙上新時代的印跡。

  2014年,施佩容看到我市很多溪流在不斷變清變美,便以“五水共治”為主題,歷時三個月,自行創作出繡有“五水共治方針好,造福百姓身體好,青山綠水生態好,民共呵護堅持好?!钡茸謽拥囊幌盗锌棊ё髌?,并有幸參加了金華市非遺中心的比賽,受到該中心領導的交口稱贊。

  “其中一條織帶寬度在10cm左右,也是挑戰了前所未有的難度,帶子的兩邊采用中國結、萬年青,還嵌入金絲,看上去閃閃發光?!笔┡迦菡J為,古老的技藝需要創新,但同樣需要保留其最為精華之處。這幾年,自己跑遍永康和周邊縣市的偏遠山村,就是為了尋找老人們留下來的手工紗線和原始工具,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況下,找回永康織帶最為原始的味道。

  施佩容目前每周都要前往人民小學為學生傳授織帶手藝。她表示,盡管孩子們學習勁道挺足,但要把織帶技藝學好學精,還需要他們一步一個腳印地認真鉆研,才能真正起到傳承的作用。

  


       記者手記:一生做好一件事,足矣

  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人類的“活態靈魂”,是民族傳統文化的珍貴記憶,是民族文化的生命密碼,對于人類生存與發展具有獨特的意義和價值。

  令人高興的是,在我市民間,還有這么多非遺文化項目的堅守者。盡管她們已不再年輕,但她們仍然保持著十分蓬勃的創作動力,串聯起本已近湮滅的傳統技藝的“前世今生”,并努力讓它們發揚光大。

  上述幾位中老年傳承人,她們目前都已不再需要依靠這些老手藝為生,之所以堅守,完全是因為割舍不了的記憶與情懷。胡彩花有一句話令記者印象很深刻,她說,自己這一輩子老老實實,就學會了這一門手藝,所以沒有道理不活到老、做到老。

  是的,這正是“工匠精神”最簡單、最實在的詮釋了吧!人這一生中,其實無論你從事哪個行業、學會了什么技能,若一輩子都能保持初心,踏踏實實做好一件自己喜歡的事,并真正做出精彩來,足矣!

  向你們致敬,擁有一顆樸實匠心的“媽媽們”!

 

關鍵字:

口號

永康·質量讓生活更美好

留言板
WWW.1394Z.COM